2014年春节后

2021-03-29 22:09

“一分钱一分货”这句千百年的谚语同样适用于广州宽带市场。在部分运营商低价资费的诱惑下,低收入家庭很难主动选择高价高速的宽带套餐。看来,要实现广州宽带提速,要么改善拖后腿的因素,要么提高居民家庭收入。运营商和相关政府部门任重而道远。

目前,广州市内宽带用户市场呈现出套餐带宽逐步升级的趋势,但不少报装超宽带套餐的用户实际体验却非常差。毛启盈表示,除了运营商“短斤缺两”外,宽带共享是造成网络拥堵重要因素。

《消费者报道》对各宽带运营商在忙时与闲时的网速测试结果显示,大部分运营商都在晚上9时这一测速时段出现了网速的明显下降。其中,部分运营商10m宽带的网速在下午3时出现了上浮,而到了晚上却直线下降。更有甚者6m宽带套餐在晚上9时这一测速时间段的估算带宽为0,平均下载速度仅为51.2kb/秒。

套餐价格与实际网速成正比

记者获悉,#马年晒网速,马速还是龟速#活动结果显示,电信用户以21.9mb/秒的最快“马速”赢得金马,比最慢龟速2.88kb/秒快了将近万倍。运营商的最高与最低宽带套餐之间相距不过千倍,为什么实际测速差距如此大?

运营商“短斤缺两”

《消费者报道》对各运营商的网速测试解答了这一疑惑。结果显示,40%的受测宽带套餐的实际速率远低于标称值。中国电信的宽带套餐最为货真价实,各套餐的测试网速与理论值差距最接近。中国联通的测试结果也相对较好。但是,部分运营商实际网速“缩水”情况尤为严重,在6m套餐里,测试速率仅为标称值的30%。

通信行业观察家毛启盈表示,宽带网速“短斤缺两”的情况十分普遍,尤其在二、三级运营商。“一些小的宽带运营商销售的套餐每月只需几十元,但他们要以高价从一级运营商手里购买带宽资源。这些小运营商怎样生存?只能靠偷工减料、夸大宣传的手段了。”

宽带网速“短斤缺两”是否违反法律?业内人士解释,工信部出台的运营商测速方法是把测试服务器放在机房,测试的仅仅是接入网速,而不是宽带到达用户终端的网速。因此,运营商用这个方法测试带宽没有问题,但消费者的真实网速体验却并非如此。

“独享”pk“共享”

广州电信百兆光纤宽带即报即装活动。

2014年春节后,蓝汛发布了《2013年中国互联网感知数据报告》,广东以3.52mb/秒仅仅排名第九。近期,奇虎360发起#马年晒网速,马速还是龟速#活动吸引上万名广州市民关注和参与,结果显示最快马速与最慢龟速之间相差近万倍。活动后台数据显示,广州地区家庭宽带忙时可用平均下载速度仅为562.095kb/秒,与上海、北京相差甚远。广州宽带发展落后已是不争事实,到底谁拖了广州宽带的后腿?

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通信行业人士指出,忙闲时网速变化大,归根结底来源于宽带网络的共享。与电信光纤等独享宽带不同,部分运营商号称的10m、20m套餐其实是共享宽带,类似于一栋楼共享一根网线。“独享”和“专享”只差一字却有天壤之别,这也是造成早晚网速如“过山车”以及马速和龟速同在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对用户而言,最重要的是如何选择性价比高的运营商宽带套餐。《消费者报道》测试结果显示,绝大多数宽带运营商的套餐价格与实际网速成正比。电信与联通的宽带套餐整体价格较高,但旗下多个产品的实际网速均有保证。而部分价格诱人的运营商宽带,则难以实现真正的“物美价廉”。令人惊喜的是电信宽带的价格也在下调,已经比其它运营商有更高的性价比。